一份不太正经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精算后花园的公众号号主 Jackie.

Jackie 这个英文名,一听就是中学英语课本里的 NPC,理发店手艺最好的王牌小哥。

按照理发店的惯例,大家通常会叫我 Jackie 老师。但这并不是唯一的称谓。由于长相忧郁沧桑,刚认识的只见过我的长相并不知道我实际年龄的已经工作的前辈会毫不迟疑地喊我前辈,并关切地问我是不是已经结婚了如果还没有的话得抓紧了可以帮忙介绍相亲对象看年纪家里应该也在催了吧人生大事可耽误不得啊,诸如此类的事不胜枚举。这种时候我一般都不反驳,给他们留下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精算师老成持重的印象。

我也许是比大部分读者年长一些,因为把青春都奉献给了精算;发量可能也不太够,毕竟选择了 IFoA 这条漫长而辛苦的道路。那个二十来岁的莽撞英俊的帅小伙离我渐行渐远了。

精算的道路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如果我也是一首诗的话,我大概不是格律也不是绝句,没有那么多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而是最通俗易懂的这首: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把晦涩难懂的精算知识点用生动平实的语言写出来,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虽说精算知识点繁杂,核心科目也有十余科,要想编纂一本条分缕析分门别类的百科全书,确是兹事体大。但一开始写就想完善就太拘束了。所以决定每日高兴时写一两段,积久成帙。不拘体例,亦不论前后,信手书成。发推文也是督促自己输出的一种方式。

至于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工夫,计划放在将来考完证带娃的时候,趁孩子还小,用当爹的夹生的英文多念几遍给他听,使他明白,精算虽苦,所幸生活很甜。

除了精算以外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如果非得加一个爱好,看书可以算一条,因为这比绝大多数娱乐活动都要省钱。高中时候特别喜欢看红楼梦。把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的名字连在一起就是“原应叹息”;贾雨村言就是“假语村言”……草蛇灰线,伏脉于千里之外,特别有意思。当时我就想,以后我写故事,也要做一个曹翁这样的谜语人。怀着这样的愿景,我在做精算辅导的时候会把知识点藏在一些精算笑话里。或许是因为笑话有点冷,所以讲笑话的时候,学生大概率是不笑的。我需要在讲完一则笑话以后补充一句“刚才讲的是一个笑话”,作为整个笑话的点睛之笔。于是学生终于心领神会,配合着大笑起来以缓解尴尬的气氛。

但即便再无趣的人,也会希望能收到这样的评价:“他不仅自己无趣;还能把无趣传染给别人。”

所以不能免俗地,也偶尔会为公众号的阅读量的低迷而感到苦恼。能力有限,写推文对我来说并不是多么轻松的事,无论写科普文还是应试文,字斟句酌都是常有的事:说多了怕你烦,说少了怕你不明白我的心,如鲠在喉,进退两难。每次发完推文,盯着公众号后台,耳边就会响起五月天的《温柔》。

天边风光身边的我都不在你眼中,你的眼中藏着什么我从来都不懂,所以阅读量一直很温柔。

也做过一些营销的尝试。比如在七夕佳节蹭个热度,借爱情故事引发读者的阅读兴趣。在《恋爱险的起源》里,我编造了一个落魄精算师失恋失望失落从而开发了一款恋爱险的精算爱情故事,调侃聚散的无奈和意外,反响还不错。尽管平心而论,拿别人的幸福打赌,听起来不是件多么靠谱的事。

后来发现读者们也慢慢变得和我一样老成持重,即便有爱上精算的一百个理由,对情爱也失去了期待。或许因为大家已不再是那个犯着花痴幻想着粉红色甜蜜恋爱的年纪;或许大家对“期限是终身,责任是爱你”这样的精算情话已经雷丁顿免疫;又或许,大家也和《七夕精算日记》里的那位精算师一样,因终将面临的奶粉和尿不湿问题,学会了把精力更多地放在赚钱糊口上。

虽然有时会忍不住用链梯法预测推文阅读量的进展情况,但好在我多数时候不纠结这些。精算只是工作而不是生活本身,大家偶尔喜爱精算,但也可以经常偶尔,爱比被爱更自由。

不温不火的阅读量接不到广告,干脆所有的软文都写给自己。精算课程在线辅导已经开设了一年半,觉得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还可以,能够把精算知识点讲解清晰,备课也算认真,可以帮学生提高备考效率。目前冷饭炒得比较多的科目是 CM1,以后会逐步增设 IFoA 的其他科目。备课是一件耗时的事情,需要更多人手,有兴趣一起做精算辅导的同学可以联系我。

作为精算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流星,也会想实现一些宏大的事业发光发热。比如把精算论坛推广为足够有效的交流平台,比如整合发布精算实习工作招聘信息,比如把精算辅导体系化,让精算后花园真正成为一个贯穿精算职业生涯,覆盖精算考证考研科研实务的一体化平台。

副业讲了这么多,差点把主业给忘了。今年九月份我也要秋招了,到时欢迎小伙伴们面基喔~

交流区

这里仅供博客观众之间进行交流,需要精算课程辅导请直接联系Jackie微信号AGJackie。在评论区进行提问将不会收到任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