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精算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

001对象包分配

精算这门学科会为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且通过相应科目考试的精算师们自动分配对象。

男精算师们共同的Girlfriend——MGF,矩量母函数,在学完CT3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之后可自动领取。

相应地,女精算师们也有共同的Boyfriend——BF,全称为Bornhuetter-Ferguson method。在考完CT6非寿险精算后,将随考试成绩单一同邮寄。

由此,我们不难发现,精算是一门充满爱的学科

002从不因相亲而忧愁

系统偶尔错误也会造成对象无法成功匹配的困境。这时古老的相亲法则就派上了用场。
女精算师们从未因相亲而感到忧愁,因为在日复一日保单数据挖掘的经验积累中,广大女精算师们已经创造了相亲的决策树算法。

上图展现了广大女精算师们相亲的决策行为。其考虑的首要因素是长相,其他考虑因素依次为性格、年龄差和工作,同意与否都根据相应变量的取值而定。决策树算法模拟了上述的决策行为,按照这些要求,可以对候选相亲男性的数据进行分类预测,然后根据预测结果找出女精算师心仪的男性。

我们可以看到,在经过层层筛选后,男精算师们被排除在了女精算师的备选名单之外,据推测,这是精算职业加班过多的特性导致的逆选择问题。

大道至简,事物之间都是相通的。女精算师们用决策树向我们证明:所有精算问题,本质上都是Boy-Girl Problem。

(决策树算法和CT6非寿险精算中的决策理论其实不是同一种东西,正经的决策理论知识讲解参见推文《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003精算师是终身学习的典范

为什么会这样?别问,问就是单纯的热爱。

绝不是因为精算师囊中羞涩而坚持考证来加个几百块月薪,也绝不是因为监管准则和会计准则的频繁更新使得精算师为保住饭碗而不停学习。精算师天生热爱学习,醉心学术。

说精算师醉心学术不是空口白话。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我去实习,和同个部门的精算师们一起吃饭。在饭桌上,他们聊的不是八卦,而是一篇学术论文:《探究考精算证对表皮皮脂分泌的影响》

论文有些复杂,我在一旁听得半懂不懂。只记得前辈们讨论完以后,语重心长地勉励我:“莫等闲,秃了少年头,空悲切。”

004考试的通过与否只是理论问题

每次考完精算考试都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到底过了没?

我认为是薛定谔的过。我可能过了,也可能没过,我身上叠加了过和没过两种状态,只有出分的那天,这两种可能性才坍缩到一种可能性上,故我半过不过。

005考着考着就成了诗人

以下四首诗均摘录自Jackie几场精算考试的草稿纸,大家感受一下:

《考证》 考位没报满的考点都挺远 你遇到的每道题都挺难选

《生死》 放得下生死 放不下BA II PLUS

《雨》 就算大雨让整个城市倾倒 中精你也不能不让我考

《来自三体的精算讯号》 不要入坑 不要入坑 不要入坑

006精算师精通AI技术

精算师作为半个程序员,仅用两行代码就能实现精算AI,也就是当下最流行的人工智能。

先来看下代码实现的效果。

怎么样?效果是不是还不错!把这两行起码估值两千万的代码送给大家:

1
2
while True:
print ( input (‘ ’).replace (‘你’, ‘我’). replace (‘吗’, ‘ ’). replace (‘?’, ‘!’) )

别怕,大家用不着支付两千万,只需要点一下文末的广告。每点一次,微信会给Jackie几毛钱的收入。这其实是“醉心学术”的Jackie最近在做的一个课题:《微信公众号开通流量主对号主的收入影响机制——以“精算后花园”为例》。课题能否成功,就看大家的了。(明示)

007精算师对自身有清晰的认识

熟练掌握分期付款表的计算,清楚地明白自己不可能还得起北上深的按揭。

因此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押一付三、花呗、信用卡的算法优化中。

008精算师不较真

当大家都以为精算师个个年薪百万的时候,精算师只是看了看工资条,笑笑不说话。

如果自己的年薪可以看作100万的话,那么本篇推文的8条理由,就可以看作100个理由。

评论